屋顶上的猫爪子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十二】
沉睡着的一目连像个婴儿 脆弱柔软
这个时候 他的龙将它的内丹作为最后的希望吐到了荒的手里
荒 接过内丹推到一目连体内
过了这么多天 荒每次喘息依旧疼痛并掺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而躺在怀里的一目连没有点好转 手脚怎么也捂不暖 荒脱下外套紧紧裹住怀里的人 生怕连身子也凉掉了
荒偶尔在一目连的耳边低语 而怀里的人始终没有反应

一个才认识数月的人……哦不 一只妖怪 和我一样的妖怪 为什么会把我变成这样 变得如此狼狈……
荒捏着一目连的腕不时推些精气给他

“他这是心病!” 荒川一脸平静的出现在洞口
荒抬头 却是一脸憔悴
没有理他 继续慢慢给一目连运气
“他根本没想活下去 你运再多气也没有用”
“我知道……”荒咽了咽干涩的喉咙
“我第一次见他的那天……他就已经做好准备不是吗”荒说的苦涩 这样的质问实在缺乏气势他从前可不会这样
“我不知道他这样的由头是什么 可在一起着几个月 ……我以为 …我以为他早已经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他…他每天都笑的那么开心 怎么会时时刻刻想着去死……? ”
泪水聚集太多眼眶终于承载不住 顺着荒削尖的下巴滑落在墨蓝的衣裳上
荒川就站在 那里 背着光只看得到他的身形
“是因为你!”
荒“……?”
“他变成这样是因为你 失去的一只眼睛是为了救你的交换 ”
“你说什么……”
“一直想去死是因为……他以为已经你死了”
荒川毫不委婉 囫囵将所有事情吐到荒的面前
“……”荒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脸色如同死灰 加上几日来的折磨
原本俊朗的面容 现在看起来却可怕的要命
“他不想让你回想起过去 想要带着秘密死掉 可……他应该没想到 你会爱上他”
荒低头 仔细看看怀中人的脸
梦里的场景 那窒息的压迫感 恐惧和绝望
都是真的
荒抱着一目连苦笑 眼泪鼻涕抹在盖在一目连身上的外衣上  还真的是狼狈不堪
荒川看着眼前痛哭的人 丢去一包精气珠再没说什么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