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猫爪子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故事 是按两个人(路人丁:是妖怪吧!【咳!小声逼逼】)传记的大致方向来的
现在 传记部分基本结束了 之后的故事会……自己斟酌着【瞎编😂😂😂】反正 纯属娱乐 就遵从现有的设定

【十一】
日子过的飞快
转眼 就要入秋
越来越大的风和时不时下起的大雨 让山洞更加潮湿阴暗
从不怕冷的一目连开始讨厌洞口吹进来的冷风
荒试着让一目连搬出山洞 换个好一些的住所 却没能成功
荒川也不肯解开封印法术的符文 就什么都做不了
只好依旧挤在那个小山洞里 就算如此荒却没什么怨言
一目连就像一剂药只要有他在 只觉得每晚睡在他身边就安心的很 只要一目连的状况不再恶化下去 他希望一直待在这个人身边 也总有一天会劝动他做出更好的选择
而一目连最近却不停地做傻事
托着自己日渐虚弱的身子 为“他的子民”施法控制气流 却被村民当做肆虐的怪物驱赶、诅咒

乌云压的很低 大雨已经下了好多天 村庄里的人们又开始恐慌起来 祈祷在山头作怪的怪物快些离开

一目连试着推开黑压压的云 却已经这么多天了才挪开那么一点点
以往几下就能成功的事情现在却要花如此大的力气

“一目连!” 荒狠狠的打掉一目连手中的符咒
“你不要命了!” 雨水浇打的一目连身上使他看起来好似更加的脆弱
荒忍着手腕的痛楚 给一目连设了个避雨的罩
“就快好了 我还有力气做这些” 一目连嘴唇暗黑 说着话从眉梢嘴角流下一注雨水
“你可到见他们有一人来供奉你视你做神明么!” 荒气急
“他们唤你一目连 说你是作恶的妖怪 日日盼着你快些消失呢!你如此为他们所为何图啊……”
一目连握了握荒灼烧这的手腕 瞬时消失在雨中
“一目连!”

一目连抬脚刚走还没来得及反应 一道巨大的闪电就在他面前经过劈在了他脚下破旧的土房子上
房子瞬间炸裂 屋内燃起大火 却因正下着的大雨没有继续牵五挂四的烧到隔壁
一目连看到眼前一幕差点脚下踩空 望向身后已经看不清身影的荒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 想要补救却还没怎么样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 他正躺在荒的手臂上 似乎走的很快 颠的他很是难受
他试图睁开眼睛却被密集的雨点的打的看不清东西
只是隐约觉得 荒的嘴角在渗血 就连他的周身都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似乎走了很久 一目连被放在山洞里的“塌”上
他张口要说什么却连支吾声也传不出来
眼睛盯着荒几乎被烧烂的手腕心疼的直流泪
荒把一目连的头靠在自己肩头另一只手 捏着一目连的手腕为他运气
因为被符文反噬就连喘息间都牵动内脏咳出血来  根本没办法治好怀里的人 只能暂且运气吊着命

“我曾经是…… 这里有名的神”一目连反握住荒的手腕阻止他继续消耗
“别说话……!”
“那时候……我的 ……信徒 多的都数不过来 ”一目连说出的话断断续续 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隔壁那个……海边的小村庄里…… ……有个会预测未来的……小神子 ……他……从小受人爱戴…… ”
“不要说了 …… 等你好了再说给我听 好不好”荒将冻得直发抖的一目连搂的更紧了些
“……却在……小的时候 不小心……不小心钻进渔船……仓库里的……货……货箱里 差点沉入海底…… 还好……还好被 村子里的……渔夫发现…… 救了上来…… 我常去那边的村庄……所以认得他 …… 也知道他的……事……事情 不过…… 一百年前 这里发了……一场特别大的 水 他失踪了 ……我 ……我因为失职 ……失去了信徒的信仰……内个孩子 应该……就是你 而我……现在… 想挽救一下 我的…过失……”
“行了 我知道了 ……你要是再不闭嘴 我就再打个雷坠个流星下去 ”
“你在……担心我”
“才不是 ……我是怕……你没了 我又做噩梦了可怎么办 ”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