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猫爪子

荒连的 糖果自行车

八岐大蛇的酒馆
“一壶热酒”
荒坐在吧台边上的座位 今日酒馆人不多
多半都是去打蜘蛛 打鬼王又被叫去道馆了
看别人家忙成一团
自家废柴阴阳师估计今天也是忘了上线
荒倒是乐的清闲 跑到小酒馆喝酒
“呦! 我说怎么在哪儿都找不到你”鬼使黑勾着荒的脖子坐下
“倒是点个下酒菜啊! 老板 一壶热酒 再 烧个鱿鱼脚~”
荒看看鬼使黑没说话 喝净了杯中的酒
鬼使黑拿过酒壶给荒到了一杯
“又怎么了 你家‘连连’”
荒白了一眼鬼使黑 依旧没说话
“我可看出来了 前天委派回来你们俩就不对劲 ”
“没事儿”荒又嘬了一口
“你不说 我也没法儿帮你啊”鬼使黑 接过递来的鱿鱼脚放在桌上
“你不说是吧~ 自己憋着去吧”鬼使黑嘟囔这给自己倒上一杯 开始扯起鱿鱼脚
荒别过头喝闷酒 两人又聊这一些有的没的
良久 一壶酒下肚 荒的眼神开始涣散
“老黑 你说……嗝 ”荒手指在鬼使黑眼前刮了刮 示意他靠近
鬼使黑无奈 将耳朵朝荒靠了靠
“他想 …… 他想………… ”荒墨迹了半天没说出口
鬼使黑急到 “你们两个 没羞没臊的事儿我见的还少吗 有屁快放!”
……
“他要上我” 荒一句话出口 鬼使黑拿酒壶的手僵在半空
空气突然安静

“哎!”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分别扶着额叹气
又是良久
“你们俩 试过吗”荒极小声的问
鬼使黑 不出声
荒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 叹了口气 继续扶额
“只是偶尔中的偶尔 你也知道我弟弟的手段”
鬼使黑吞下酒杯中的酒
“怎么就突然就要 了呢”鬼使黑问到
荒 墨迹着终于开始讲
“内天吧 就是前天的委派任务内天 做完任务 还有好长时间 我们就去了内个……我们两个总去的小山洞 ”
鬼使黑表示了解了 毕竟这个小山洞是他和小白以前发现的
“然后 …… 本来好好的 ……他突然说自己想要在上面……”
“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 然后就生气了”
鬼使黑 按了按太阳穴 和小白内次一模一样
尘封的事情突然又被提起 鬼使黑觉得隐隐的不安
“以后 我让小白离你家一目连远一点”
荒 无奈
“要是吞酒兄也在 就好了”
“可得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这位脸有多黑”
“也是 小狐狸到现在还独守空房呢 都多久了?”
“我和小白来的时候 狐狸就在了 内时候才十多级……”
“哎~ 晴明不是给小狐狸 攒狗子的腿毛呢吗”
“已经三片了 不过寮里没人理 太难了”
“哎”
……
 

……

夜已经深了 荒和鬼使黑两个人喝的烂醉 歪歪扭扭的往结界走
“我们家 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鬼使黑勾着荒的脖子步履踉跄
荒虽也喝得多 但现在醒了一点正努力打起精神 找回家的路
刚进庭院 便看到晴明大人正坐在院子里
见两人满醉归来 便上前扶住鬼使黑
“这是怎么了” 晴明担心的问
“喝多了 ”荒强撑这把鬼使黑扔到了房间门口
自己扶着墙回到自己和一目连的房间

“怎么喝成这样!”
荒整个人扑在一目连身上 口中是重重的酒气
“连~” 荒一口亲在一目连的脸颊上弄得脸上满是口水 又使劲缠着一目连
“老实点儿!” 一目连将荒扔到被子上 跑去烧水
烧好水  刚倒在小碗里晾着
“连连 我头疼~”荒在被子上乱扭
一目连跑来安慰 却被荒勾住锁在怀里
“连连 我渴……” 荒对着一目连的脑袋顶乱叫到
一目连扒开荒的手臂
“放开 我去冲蜂蜜水”
“连连 ~ ”
“听话!”一目连再次挑战将荒的手臂扒开 搬走荒的大腿 却又重新被紧紧缠住
荒整个人像八爪鱼一般缠着一目连
“一喝酒这么烦人呢 快放开 来听话  ” 一目连转过身 对着荒 扭着身子试图挣脱
“连 !” 荒托住一目连的臀部将一目连拽到自己眼前
“来 我给你冲蜂蜜水 ”一目连 刚要撑起身子准备坐起 又被拽会怀里
“我爱你”
突然的告白
一目连愣了一下 在荒的怀里有些感动的趴着
“我爱你 ~” 荒的声音沙哑 在一目连耳边低吟
……
“你对我做什么 我都不反抗……” 荒放开一目连 平躺在褥子上
一目连瞅了瞅荒 躺在那儿的表情略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
“看你这死出!” 一目连坐起 在荒的胸上狠狠掐了一把
“啊!~ ” 荒大叫
冲好蜂蜜水 又费了好大劲哄着荒喝下蜂蜜水 换了睡衣
荒烂泥似得摊在褥子上
“屁股收回去!”一目连反手抽在荒的屁股上 自己也窝到被子里睡下

次日清晨

荒揉着脑袋 起来的时候已经看到 一目连 在门口的小桌上摆好了早饭 正从小锅里拿出热牛奶
“起这么早啊”
“ 嗯 快起来吃饭了 ”

待续 未完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