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猫爪子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鬼使黑白】

【七】
两兄弟正朝山下走雨点就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二人驮着大大的筐子基本被浇成落汤鸡 终于瞧见了个山洞
“都淋湿了哥 ”
“不碍事儿”
进了山洞被叫做哥哥的少年放下自己身后的筐子 帮着弟弟也把筐放在地上
“雨要多久才能停啊”弟弟抹了抹脸上的水 望着天空
“过来点儿”哥哥扯了扯弟弟的胳膊将弟弟靠里面拉了拉
“我看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嗯”

“进去睡会儿吧 哥哥已经两天没好好休息了”
“啊? 可以吗确实有些累了呢”哥哥温柔一笑
“我看看里面”弟弟顺着山洞向里走
哥哥把两个筐子再往里拉了拉也跟了上去
山洞很暗 只隐约看的清路 没有走几步一个拐角就是一片空地
“我去把行李拿来”
“嗯”
弟弟将两个人的小铺盖卷拿了进来 简单铺开
看着哥哥睡下了自己也倚着石壁小憩
雨下了很久 正好让两兄弟好好睡了一觉
两人醒来的时候天已近黄昏 洞内漆黑一片
“啊…… 哥 …哥哥”
少年惊慌大叫
“怎么了 ……”哥哥刚坐起瞧见不远处莹莹绿光 整个人呆住
弟弟手忙脚乱的用火石打火 可潮湿的火石和纸怎么也打不出火来
正在两人惊魂未定之时 石壁上一盏不大的油灯忽悠悠的亮起
哥哥用手臂护着弟弟 身体有些颤抖
二人眼前是一条盘着的巨龙 正用冒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们
“哥哥”少年用极低的声音唤到
哥哥没有回应
巨龙突然抬起头 好似要朝他们而来
“别怕”一个声音响起 清楚而空洞
男人伏在巨龙身上的身躯坐起
“你们今天没来过这里 也没有见过我”声音懒懒的好似有些疲倦
两个少年依旧一动不敢动的杵在原地
“等雨停了再走吧”男人瞥了眼吓傻了的两个人 又趴回巨龙的身上闭上眼睛 巨龙也缓缓得趴到地上半眯着双眼
兄弟俩 得了特赦一般 一句话也不敢说 挪着步子往洞口蹭 刚一离开巨龙的视线 两人不约而同的拼了命的跑 连辛苦好多日采来的草药都顾不得
两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到家
颤抖着双手 将家里所有的门锁都锁上躲到被子里 ……

这边山洞里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明日你隐去身形把东西送去吧”
巨龙沉默表示默认了
“你说过他还活着对不对”
“现在一定都长大了……”
龙趴在地上没应声 它已经习惯了男人自言自语
最常说起的是内个孩子 因为它告诉他找到他的时候内个小男孩儿还活着就在他身边
其实它想让他去找他 它觉得找到了那个孩子也许 他的主人会变回从前那样快乐 哪怕他的风神社已经成了废墟 哪怕成了现在的样子 也会有勇气面对这些 而不是躲在山洞里 连去寻找那个心心念念的人的勇气也没有

男人又沉沉的睡去 白色的发丝挡挡住的半张脸 额头上两只犄角 其实起初他很不适应时常用手摸它或者被刮到时间久了也渐渐习惯了 连这样熟睡也不会碰到它

没有人知道他是曾经的风神 因为大家早就已经将他遗忘 更没有人知道他为了他的子民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这里所有的人都忘记了直到他们死去也没有人想起 他们的孩子依旧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却没有人知道那个荒废神社的曾经
失去了信徒就失去了作为神明的资格
头上长出只有妖怪才会有的角
渐渐褪色的头发
额上不成型的妖纹
一切证明了他早已不再是神
他不肯堕妖
即使自己的气息越来越弱
却迟迟不肯 宁愿托着沉重的身子躲在山洞里
荒川说这是心结 虽常常前来看望他却说不出什么劝得动他的话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