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猫爪子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五】
神子觉得装着自己的木箱沉的越来越快
他踮起脚奋力将鼻子漏在空气中 满是伤口的的手指扒着箱壁
海水寒冷他觉得自己快要昏厥过去
这种寒意钻入他的骨髓 渗入他的血肉
终于木箱彻底沉入海水中 再没有空气
神子涨红了脸终于憋不住 吐出口中最后一口气 咕咚一声气团向上飞走钻出木箱 
都没来得及做出什么痛苦的表情便晕了过去
随着木箱的落地里面孩子的身体也跟着颤了颤
木箱落入深海 献祭的村民似乎没有意识到 用神的儿子做祭品是多么错误的选择
他们将痛失亲人的错误全部推给一个孩子 却从来没有人想过 这个孩子从未欠过他们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他预知的能力渐弱是因为他将产生更大的力量 这个力量足以保护着村庄 即使预测不到未来
刚刚经历海啸的村庄 本已经放晴但天空又重新沉下来开始不停的下雨 雨越来越大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 几户临近海的人家已经被淹没 

近日风神庙里来往人越发多了起来
都在祈求暴雨快些过去
住持神社的年轻女人 起初只是忙碌着神社里来往的信徒 雨越下越大 连着几日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便真的急了 跑到后院 烧了张符等待着风神大人现身
良久 一条白龙盘踞在屋顶伸进半个身子 这应该就是风神大人的神龙了
“风神大人在哪里”女人问
神龙游到屋外 女人跟出去
闭 关
龙在空中写出着两个字
“那 什么时候回来?”  女人问到
神龙没有理睬转身游走了
女人跟着跑了出去 可是凡人怎么可能跟得上 没跑多久神龙已经没影
女人不知该怎么办 只好回神社
雨下的很大刚跑出屋子的时候衣裳就已经湿透了
天很冷女人开始哆嗦起来 加快了步伐
这时一只伞挡在她 的头顶
她回头看了看 是一个书生模样的男人
生的好生精致 她心里想
“这么大的雨 姑娘怎么不打伞”
……
“姑娘去那儿”
“前面的风神社”
书生将伞塞到女人手中 将自己的外袍脱下给女人披上
又接过伞
“可好些了”
女人有些别扭的要脱下
书生一把抓住
“我瞧你冻得哆嗦 一会儿我还有事儿求你呢 就当卖你个人情”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