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猫爪子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二】
这天两妇人带着三个孩子 来了风神社祭拜
驻守神社的是个年轻的女人 见妇人来了便笑迎上去
又挑了三个最大的饭团分给三个孩子 嘱咐安静的坐在阶梯上吃不要乱跑 又在临走时 塞给妇人一张布条叫她回家再看
字条是风神托付女子的 只写着蓑草两个字
而风神本尊早在几天前就软磨硬泡的求自己的黑龙替自己“守护”这里 然后自己跑去正发着洪水海啸的村子周围去找什么神使 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问

海水开始翻涌咆哮的时候人们已经在山坡上住了好多天 一个个子还不到及腰的孩子 正带着几个年轻男人到山里找没有被打湿的柴火
崎岖的山路就连几个成年的壮汉走起来都有点吃力 加上一阵一阵的风 路越发难走 而小小的人儿一声不吭的稳稳的走在前面 身后的人也不敢抱他就这么跟着
正在这附近转圈找人的风神大人 终于瞧见这一幕 不用说这是找到了  少年挥了挥袖子把阵阵狂风收进袖子里
小人儿突然停下来 望了望天 似是发现了渐弱的风
少年怔了怔总觉得这孩子正看着自己 马上隐去自己的气息 消失掉
又走了一会儿 孩子看了看身后的人又看了看地上
“那 我先走了”
几个男人对孩子点了点头 都低头拾起树枝

“出来” 走了一会孩子对着空地说到
没有动静 一阵微风吹过 小人儿的眉头皱了皱 又继续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滑 作势就要顺着斜坡滚下去
这时一只手搂住娇小的身躯将他拉进自己怀里
滚了一圈两人被一棵树拦住没有再向下滚  少年顺势靠坐着 小人儿还趴在他的胸口 闭着眼皱着小眉头
少年轻抚了抚小脑袋 发丝摸起来软软的
“这么怕还要骗我~?”
小脑袋离开胸口 直直看着他
“你就是神使 小神子对不对~”
少年托着孩子的小屁股站起身 孩子像怕似得抓了抓少年的胸口却什么也没抓到
“你都什么时候能联系到神明大人?”
没有声音
“那他什么时候会找你”
还是没声音 少年颠了颠怀里的小人儿
“没有 从来没有过”
“连你也没有?”
“嗯”

“我生出来 大家就说我是神子 让我预测未来”
“我也差不多 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我就在努力做一个风神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懂得法术 修炼”
怀里的孩子又抬头看了看他
“我也想知道”
“以为你是神使能帮我问问…… 不过……我很喜欢 这件事儿 就是想让神明大人看看我到底做的好不好”
“嗯”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