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猫爪子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内含 荒川×金鱼姬(稍大量)】
【十四】
柔软的触感让一目连战栗
一目连用手指轻轻捂在荒的唇上 躲开荒的眼神
荒剥开一目连的手 又轻吻在一目连的额上
“你这样悸动 分明是想要活下去”
一目连耳根微红 说话的时候吐出一团团热气
“我们回去吧 我有点儿冷了”
“你再不选择 连你的龙都会和你陪葬”
一目连诧异
“你觉得 我托着被反噬的身子是怎么给你续命的吗”
一目连 摸了摸胸口
“对 它的内丹在你身上 ”
一目连猛的从荒的怀中挣扎
被荒一把抱紧
“所以 做好选择了吗 ”

春日是小妖们最爱惹事的时候
荒川这也是格外费心的时候

“都这么多年了 才长成这个样子”
折扇在女孩儿头上一拍
正在发呆的女孩儿吓了一跳  气呼呼的朝后瞧去
“你…… 你 怎么又来!” 女孩儿 捂着脑袋朝后躲了躲
之前被这个大叔揉蹭出阴影来 一回想起被他养在鱼缸里那段时间 女孩儿就下意识的竖起高高的警惕
“我这样怎么了 别人都说我可爱的很 是你眼睛不好 哼”
躲闪着 也不忘了还嘴 女孩儿高傲的抬起小下巴 从荒川眼前走过
“这附近 还太平吧 ”荒川随口问到
“当然 有我在 嗯咳咳 有我在当然没事儿”
“好 那我且安心了”说完抬腿要走
“你都不问问 …… 我是怎么对付作乱的小怪的?” 女孩儿有点急了
“你是怎么管理这么大的荒川的 一点都不仔细” 说话失去了逻辑
荒川微笑着转头
“那你是怎么对付它们的 有没有用我教你的小法术?”
女孩儿有点脸红 “这个说来话长 …… emmmm老 爷爷做了一桌子的饭菜  要不…… …… 边吃边说?  ”
“好”
荒川折扇又在女孩儿头上一拍 答应了这个别扭的要求
女孩儿揉揉脑袋 欢天喜地的小跑跟上

院子里热闹 一群人 不 一群妖怪围着 正上着酒菜 摆碗筷
见荒川来了都上来寒暄
“每次见你来 就呆那么一会儿 今天可要吃好了再走” 老爷爷 卸下围裙 坐到桌前
“是了 好久没吃您的菜 的确想的很”

荒川 久违的 和这么一大群的朋友聚餐
一人治理荒川孤独 难得听大家的牢骚都暖的很
这天荒川醉了 却也没有醉的十分迷糊
饭局散后
独自躺在 院子外面的矮塌上
良久 就要入梦时 感觉到一只小手拂过额间 剥开额上的碎发
有点痒痒的
荒川眯着眼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是何人
小人儿嘀嘀咕咕到
“日日跑去看什么风神 人家可在意过你!哼 !”话语间里尽是赌气
…… ……
“那我此后日日来看你 可好” 荒川微睁开眼 瞧见女孩儿有些惊讶 又涨红的脸蛋
“你 你 你 ……胡说些什么 ……” 女孩儿 背过身脸红的要命 心里狠狠的骂自己 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

“不然 你住到我这儿来 我好大一堆地方可以养你”
荒川 坐起将下巴隔在女孩儿肩膀上
女孩儿 紧张的不敢乱动 依旧脸红的厉害
“好难闻的酒味儿 ”轻轻一推顺势和身后的人拉开一段距离
“我 我  才不要去呢 想来又要日日折磨我 ”
荒川  轻笑了笑
“好 那我来看你”  大手揉了揉女孩儿的脑袋
荒川笑的温柔 女孩儿有点儿看楞了
晃了晃脑袋 从矮塌上跳下来 红着脸跑走了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十三】
晴朗的天空 万里无云偶尔飞过一两只高飞的鸟儿
海水拍打着石壁 又冲过一大片的礁石
一个瘦弱的孩子 横躺在凸起那片礁石上
正午的阳光照在他脸上 烫的他不自在的皱起眉来  
身体各处钻心的痛楚让他 越来越清醒
他感受的得到风吹过时腥咸的味道和时不时撩过自己四肢的海水 但却动弹不得 如同坠入梦魇中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 孩子的手脚动了动
他慢慢睁开眼 而眼前一片漆黑 他试着慢慢坐起来却没能成功 直到黎明时刻天开始慢慢转亮
他真正离开那片礁石的时候正是第二天的正午
身上的衣服被干涸的血迹 涂抹的乱七八糟
他下意识的藏躲着 走了很久 偷偷溜进一座神社换上了门童的旧衣裳
之后他开始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知走向哪里

一百年的时间 实在不短
足够让一个人所有的希望磨灭殆尽
当荒一个人在旅途迷茫的时候 一目连已经扔掉了所有生的意愿

荒抱着虚弱的一目连在他身上包裹了一层有一层的棉衣
把他带到了 那座已经破旧不堪的神社
“我曾经来过这里”荒在一目连耳边说到
一目连微微睁开眼睛
雪花从坍塌的房顶飘过 落在二人身上
“你何曾来过”一目连道
“怎么? 从前都是你来看我的嘛 为什么不带我来看看你的神社”
一目连 盯着荒的眼睛微微动摇
“从前的事情 我记不太全了”荒靠着石柱坐下 用手掖了掖一目连脖领
“荒!”
“这个是你的吧” 荒摊开手 是已经碎裂的鳞片 早已经黯淡无光
一目连伸出一只指头轻触那片鳞片
“荒川来过 他把事情都告诉了我 ”
“……”
“所以这几天 我好像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荒低头温柔的看着一目连
“那时候 你就像这样 抱着我走在后山的林子里”
荒紧了紧抱着一目连的手臂 双眼紧紧盯着一目连
“荒 你不该想起这些的 ” 一目连 手指颤抖着触即荒的脸颊
“我还像这样 亲吻过你 ”
说这荒慢慢贴近一目连
鼻尖轻轻蹭过一目连的鼻梁

手机里 的少年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十二】
沉睡着的一目连像个婴儿 脆弱柔软
这个时候 他的龙将它的内丹作为最后的希望吐到了荒的手里
荒 接过内丹推到一目连体内
过了这么多天 荒每次喘息依旧疼痛并掺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而躺在怀里的一目连没有点好转 手脚怎么也捂不暖 荒脱下外套紧紧裹住怀里的人 生怕连身子也凉掉了
荒偶尔在一目连的耳边低语 而怀里的人始终没有反应

一个才认识数月的人……哦不 一只妖怪 和我一样的妖怪 为什么会把我变成这样 变得如此狼狈……
荒捏着一目连的腕不时推些精气给他

“他这是心病!” 荒川一脸平静的出现在洞口
荒抬头 却是一脸憔悴
没有理他 继续慢慢给一目连运气
“他根本没想活下去 你运再多气也没有用”
“我知道……”荒咽了咽干涩的喉咙
“我第一次见他的那天……他就已经做好准备不是吗”荒说的苦涩 这样的质问实在缺乏气势他从前可不会这样
“我不知道他这样的由头是什么 可在一起着几个月 ……我以为 …我以为他早已经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他…他每天都笑的那么开心 怎么会时时刻刻想着去死……? ”
泪水聚集太多眼眶终于承载不住 顺着荒削尖的下巴滑落在墨蓝的衣裳上
荒川就站在 那里 背着光只看得到他的身形
“是因为你!”
荒“……?”
“他变成这样是因为你 失去的一只眼睛是为了救你的交换 ”
“你说什么……”
“一直想去死是因为……他以为已经你死了”
荒川毫不委婉 囫囵将所有事情吐到荒的面前
“……”荒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脸色如同死灰 加上几日来的折磨
原本俊朗的面容 现在看起来却可怕的要命
“他不想让你回想起过去 想要带着秘密死掉 可……他应该没想到 你会爱上他”
荒低头 仔细看看怀中人的脸
梦里的场景 那窒息的压迫感 恐惧和绝望
都是真的
荒抱着一目连苦笑 眼泪鼻涕抹在盖在一目连身上的外衣上  还真的是狼狈不堪
荒川看着眼前痛哭的人 丢去一包精气珠再没说什么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故事 是按两个人(路人丁:是妖怪吧!【咳!小声逼逼】)传记的大致方向来的
现在 传记部分基本结束了 之后的故事会……自己斟酌着【瞎编😂😂😂】反正 纯属娱乐 就遵从现有的设定

【十一】
日子过的飞快
转眼 就要入秋
越来越大的风和时不时下起的大雨 让山洞更加潮湿阴暗
从不怕冷的一目连开始讨厌洞口吹进来的冷风
荒试着让一目连搬出山洞 换个好一些的住所 却没能成功
荒川也不肯解开封印法术的符文 就什么都做不了
只好依旧挤在那个小山洞里 就算如此荒却没什么怨言
一目连就像一剂药只要有他在 只觉得每晚睡在他身边就安心的很 只要一目连的状况不再恶化下去 他希望一直待在这个人身边 也总有一天会劝动他做出更好的选择
而一目连最近却不停地做傻事
托着自己日渐虚弱的身子 为“他的子民”施法控制气流 却被村民当做肆虐的怪物驱赶、诅咒

乌云压的很低 大雨已经下了好多天 村庄里的人们又开始恐慌起来 祈祷在山头作怪的怪物快些离开

一目连试着推开黑压压的云 却已经这么多天了才挪开那么一点点
以往几下就能成功的事情现在却要花如此大的力气

“一目连!” 荒狠狠的打掉一目连手中的符咒
“你不要命了!” 雨水浇打的一目连身上使他看起来好似更加的脆弱
荒忍着手腕的痛楚 给一目连设了个避雨的罩
“就快好了 我还有力气做这些” 一目连嘴唇暗黑 说着话从眉梢嘴角流下一注雨水
“你可到见他们有一人来供奉你视你做神明么!” 荒气急
“他们唤你一目连 说你是作恶的妖怪 日日盼着你快些消失呢!你如此为他们所为何图啊……”
一目连握了握荒灼烧这的手腕 瞬时消失在雨中
“一目连!”

一目连抬脚刚走还没来得及反应 一道巨大的闪电就在他面前经过劈在了他脚下破旧的土房子上
房子瞬间炸裂 屋内燃起大火 却因正下着的大雨没有继续牵五挂四的烧到隔壁
一目连看到眼前一幕差点脚下踩空 望向身后已经看不清身影的荒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 想要补救却还没怎么样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 他正躺在荒的手臂上 似乎走的很快 颠的他很是难受
他试图睁开眼睛却被密集的雨点的打的看不清东西
只是隐约觉得 荒的嘴角在渗血 就连他的周身都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似乎走了很久 一目连被放在山洞里的“塌”上
他张口要说什么却连支吾声也传不出来
眼睛盯着荒几乎被烧烂的手腕心疼的直流泪
荒把一目连的头靠在自己肩头另一只手 捏着一目连的手腕为他运气
因为被符文反噬就连喘息间都牵动内脏咳出血来  根本没办法治好怀里的人 只能暂且运气吊着命

“我曾经是…… 这里有名的神”一目连反握住荒的手腕阻止他继续消耗
“别说话……!”
“那时候……我的 ……信徒 多的都数不过来 ”一目连说出的话断断续续 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隔壁那个……海边的小村庄里…… ……有个会预测未来的……小神子 ……他……从小受人爱戴…… ”
“不要说了 …… 等你好了再说给我听 好不好”荒将冻得直发抖的一目连搂的更紧了些
“……却在……小的时候 不小心……不小心钻进渔船……仓库里的……货……货箱里 差点沉入海底…… 还好……还好被 村子里的……渔夫发现…… 救了上来…… 我常去那边的村庄……所以认得他 …… 也知道他的……事……事情 不过…… 一百年前 这里发了……一场特别大的 水 他失踪了 ……我 ……我因为失职 ……失去了信徒的信仰……内个孩子 应该……就是你 而我……现在… 想挽救一下 我的…过失……”
“行了 我知道了 ……你要是再不闭嘴 我就再打个雷坠个流星下去 ”
“你在……担心我”
“才不是 ……我是怕……你没了 我又做噩梦了可怎么办 ”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都快忘了😂
求赞 求评论 ( ´▽` )ノ
【十】

山洞昏暗狭小 荒硬着头皮跟着一目连进了山洞
一目连的龙被挤在石壁上 不满的低声哼哼了两声 被一目连哄着别扭的躺回了地上
晚上一目连依旧伏在大龙身上睡 荒躺在一边腾出来的空地上
因为白天睡了太久 两只妖瞪着大眼睛怎么也睡不着
一边的大龙倒是睡得香 时不时晃着尾巴 轻声打着鼾
“我说 ……”荒靠着石壁半坐起来
“这家伙 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你的”
“它?” 一目连摸了摸身下的龙
“我们一起长大的 我六岁内年在这个山洞里 碰见一条满身封条的黑龙 就是它 ”一目连 宠溺的看了眼熟睡的大龙
“那个时候它才这么长” 一目连张开手臂 比了比
“脾气坏的很 看着我嗷嗷直叫唤 身上疼的要命也不让我靠近”
“然后呢”荒不知在哪里掏出块石头 弱弱的泛着光 用了些法力把它们悬着空中
“内时候我会的法术也没有几个 就是比普通孩子力气大一点”
“所以 你就硬把它抓住了” 
“不这样也没别的办法 它受了伤 没费什么力气就被我抓住了”
小小的山洞里 被荒的石头映出暖暖的光
意识到周身的微光 感到身前的人似乎看得到自己的样子 一目连下意识的稍稍偏了偏头
“为什么总躲着” 荒的手指扫过一目连的额头
一目连有些惊慌的向后缩了缩 用手挡住了脸
“别……”
“对不起 …… ” 荒缩回手
“所以…… 之后你们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嗯 后来摘了封条 它就昏了过去 几天都没有醒过来 身上好多的小口子 气息也似有似无的还以为就这样不行了 结果突然有一天就醒过来了 还上蹿下蹿的 身上的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了”
一目连拉过一颗石头 照在大龙卧下的肚皮上
“这儿还有一道疤到现在都有 其他都慢慢消失了”
果然 月色的肚皮上一道暗色的长条 荒也凑过来看
一目连抬头的时候头上的角戳进了 凑上来看旧疤的荒的眼睛
“啊……”荒低叫
“啊? 对不起 …… 我… 我总是忘了头上的角”一目连惊慌的凑过来看
“没事儿 我自己来” 荒刚要运气 手腕一烫
悬在半空的石头失去光亮砸在 两个人身上
“啊!”
一目连揉了揉后脑勺
“下次 荒川来我让他把封印给你解了吧”
一目连 拿开荒捂着眼睛的手
“让我来吧”
一目连手指拂过荒的眼皮
荒只觉得暖暖的 不再那么疼了
“行了 ”荒抓住一目连的手
“你这么弱的气息 再用力 我还没听完你的故事就幻灭了就不好了”
一目连随便哦了一声又窝到大龙怀里
荒看着黑暗中一目连泛着绿光的一只眼睛
“我现在问你 你的眼睛是为什么受伤是不是不合适”
“嗯”
一目连 趴在龙身上渐渐感到倦意

荒连的 糖果自行车

八岐大蛇的酒馆
“一壶热酒”
荒坐在吧台边上的座位 今日酒馆人不多
多半都是去打蜘蛛 打鬼王又被叫去道馆了
看别人家忙成一团
自家废柴阴阳师估计今天也是忘了上线
荒倒是乐的清闲 跑到小酒馆喝酒
“呦! 我说怎么在哪儿都找不到你”鬼使黑勾着荒的脖子坐下
“倒是点个下酒菜啊! 老板 一壶热酒 再 烧个鱿鱼脚~”
荒看看鬼使黑没说话 喝净了杯中的酒
鬼使黑拿过酒壶给荒到了一杯
“又怎么了 你家‘连连’”
荒白了一眼鬼使黑 依旧没说话
“我可看出来了 前天委派回来你们俩就不对劲 ”
“没事儿”荒又嘬了一口
“你不说 我也没法儿帮你啊”鬼使黑 接过递来的鱿鱼脚放在桌上
“你不说是吧~ 自己憋着去吧”鬼使黑嘟囔这给自己倒上一杯 开始扯起鱿鱼脚
荒别过头喝闷酒 两人又聊这一些有的没的
良久 一壶酒下肚 荒的眼神开始涣散
“老黑 你说……嗝 ”荒手指在鬼使黑眼前刮了刮 示意他靠近
鬼使黑无奈 将耳朵朝荒靠了靠
“他想 …… 他想………… ”荒墨迹了半天没说出口
鬼使黑急到 “你们两个 没羞没臊的事儿我见的还少吗 有屁快放!”
……
“他要上我” 荒一句话出口 鬼使黑拿酒壶的手僵在半空
空气突然安静

“哎!”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分别扶着额叹气
又是良久
“你们俩 试过吗”荒极小声的问
鬼使黑 不出声
荒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 叹了口气 继续扶额
“只是偶尔中的偶尔 你也知道我弟弟的手段”
鬼使黑吞下酒杯中的酒
“怎么就突然就要 了呢”鬼使黑问到
荒 墨迹着终于开始讲
“内天吧 就是前天的委派任务内天 做完任务 还有好长时间 我们就去了内个……我们两个总去的小山洞 ”
鬼使黑表示了解了 毕竟这个小山洞是他和小白以前发现的
“然后 …… 本来好好的 ……他突然说自己想要在上面……”
“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 然后就生气了”
鬼使黑 按了按太阳穴 和小白内次一模一样
尘封的事情突然又被提起 鬼使黑觉得隐隐的不安
“以后 我让小白离你家一目连远一点”
荒 无奈
“要是吞酒兄也在 就好了”
“可得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这位脸有多黑”
“也是 小狐狸到现在还独守空房呢 都多久了?”
“我和小白来的时候 狐狸就在了 内时候才十多级……”
“哎~ 晴明不是给小狐狸 攒狗子的腿毛呢吗”
“已经三片了 不过寮里没人理 太难了”
“哎”
……
 

……

夜已经深了 荒和鬼使黑两个人喝的烂醉 歪歪扭扭的往结界走
“我们家 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鬼使黑勾着荒的脖子步履踉跄
荒虽也喝得多 但现在醒了一点正努力打起精神 找回家的路
刚进庭院 便看到晴明大人正坐在院子里
见两人满醉归来 便上前扶住鬼使黑
“这是怎么了” 晴明担心的问
“喝多了 ”荒强撑这把鬼使黑扔到了房间门口
自己扶着墙回到自己和一目连的房间

“怎么喝成这样!”
荒整个人扑在一目连身上 口中是重重的酒气
“连~” 荒一口亲在一目连的脸颊上弄得脸上满是口水 又使劲缠着一目连
“老实点儿!” 一目连将荒扔到被子上 跑去烧水
烧好水  刚倒在小碗里晾着
“连连 我头疼~”荒在被子上乱扭
一目连跑来安慰 却被荒勾住锁在怀里
“连连 我渴……” 荒对着一目连的脑袋顶乱叫到
一目连扒开荒的手臂
“放开 我去冲蜂蜜水”
“连连 ~ ”
“听话!”一目连再次挑战将荒的手臂扒开 搬走荒的大腿 却又重新被紧紧缠住
荒整个人像八爪鱼一般缠着一目连
“一喝酒这么烦人呢 快放开 来听话  ” 一目连转过身 对着荒 扭着身子试图挣脱
“连 !” 荒托住一目连的臀部将一目连拽到自己眼前
“来 我给你冲蜂蜜水 ”一目连 刚要撑起身子准备坐起 又被拽会怀里
“我爱你”
突然的告白
一目连愣了一下 在荒的怀里有些感动的趴着
“我爱你 ~” 荒的声音沙哑 在一目连耳边低吟
……
“你对我做什么 我都不反抗……” 荒放开一目连 平躺在褥子上
一目连瞅了瞅荒 躺在那儿的表情略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
“看你这死出!” 一目连坐起 在荒的胸上狠狠掐了一把
“啊!~ ” 荒大叫
冲好蜂蜜水 又费了好大劲哄着荒喝下蜂蜜水 换了睡衣
荒烂泥似得摊在褥子上
“屁股收回去!”一目连反手抽在荒的屁股上 自己也窝到被子里睡下

次日清晨

荒揉着脑袋 起来的时候已经看到 一目连 在门口的小桌上摆好了早饭 正从小锅里拿出热牛奶
“起这么早啊”
“ 嗯 快起来吃饭了 ”

待续 未完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九】
山洞里虽然被重新整理过但依旧有些阴暗
一目连刚从山洞走出来被阳光照的十分不适应 真的很久没有在这样的艳阳天站在阳光底下了呢
-“我就是……” -“你是风神?”
“嗯! 从前是……”
真的长高了不少呢
一目连没敢抬头看他的脸只是平静的看向前方
“我琐事众多 且回去了” 荒川瞅了瞅两人道
临走时不忘在小妖腕上印上一个重重的符文 用来控制他用法术
两人目送荒川离去
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我觉得你的气息很弱”妖道
“嗯 能够支撑至今已是幸事”
“我没有名字 不过你可以唤我 荒 ”
“也是别人这么叫你?”一目连轻笑 嘴角微微上扬阳光下衬着白皙的肤色甚是好看
“嗯 是啊”荒觉得自己总是不自觉的看眼前的人 就像眼睛被黏住了一样
“一目连”
“?”
“他们这么叫我”
“哦”
气氛依旧尴尬
“陪我走走吧”一目连先走在前面 荒慢一步跟在他身后
“其实我费这么大力气找你 是想让你告诉我……一些事情”荒道
“……”
“有关我的一些事情 我觉得你一定知道一些”荒试探的问
身前的人自顾自的在前面走 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
走过草丛只听得见沙沙声
经过一片不大的树林 便看到一条小河
一目连在树荫下坐在望着远处的小河
荒跟着坐下
“这条河里的水会流到海里”一目连道
“虽然很窄 很小但是它不会干涸 直到最后入海”
“因为有它 这里才会有村庄”
一目连的手指和脚趾已经开始泛黑
“为什么不堕妖”荒打断一目连的话问到
一目连转头像是看向荒
却只将目光停在荒的肩上没有看他
“我可是神!”一目连坚定道
“你早就放弃了做神的尊严 这只是借口吧 一目连 ”
一目连稍楞了一下淡淡道
“哪又如何”
“我无所谓你的死活 只希望在你的气息断掉之前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你有什么自信 觉得我会你说给你听”一目连说的有气无力
“因为你出来见了我 你也想要一个听故事的人 不是吗”
一目连低头浅笑
“你觉得自己很聪明?”一目连反问到手指轻轻抚过地上的草地
“不是么 活了几百年你有一肚子的故事想说给人听 所以我来当这个听故事的人 我愿意听你讲 与我有关或者与我无关都可以 只要你愿意”
“那好!我说 你听着!”
一目连终于转头看向他 虽遮着半张脸面容却依旧精致 阳光下他眼中似有泪光
荒注视他的眼睛心脏漏了一拍 觉得脸突然热热的
果然他一定是个关键人物 荒在心里确信

一目连终于瞧见他的样子
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他 没敢太仔细的端详 只是清清楚楚的看了一眼 就这么一眼也值得了 一目连心想

和荒川说的一样 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却长的这么高了
小时候塌塌的小鼻子变挺了不少 还是那么傲娇 明明是自己来求人 的却做出一副 ‘是我在帮你’的样子
一目连轻笑偏过头去
“笑什么” 荒有些心虚 皱眉问
“我累了 想这儿睡会儿”
一目连 侧过身背对着荒躺在草地上
看着身边的人睡过去了 荒无趣的也躺在地上 看着天空
天蓝的很 有那么一两朵云彩懒散的飘着

只要我一息尚存____【荒×一目连】

【八】
这日是荒川来看望风神的日子
他依旧窝在山洞里 极少出来
“一目连!”
“一目连!”
荒川大喊着走进山洞
“这是什么怪名字”山洞里的人 坐起还是懒懒的样子
“我听这附近的人都这么叫你”
“又有人见过我? ……”
“有人看见只要狂风大作 就能看见一只白发独眼的妖怪在肆虐”
“……”
“他们这么叫你你不生气?”
“那是我的子民我生什么气”
荒川无奈
“我今天来 …… 有事情 ”
“?”
“有个人 想见你”
“除了你还有谁能记得我这个…… ”一目连呆住
突然转过头 背对着荒川
良久没有声音

“他不记得你 ……”
一目连的双肩在颤抖
“他只记得风神这个称号在找你”
荒川靠近轻拍了拍他的肩
“你去见见他 你也想他对吧 ”

一目连依旧背对着他
“他还是原来的样子?”
“嗯 就是长高了”荒川道
“嗯”
“那……等下我叫他进来”
一目连忙擦了擦泪水 转过身道
“你叫他等下 我就出去”
“嗯”荒川按了按一目连肩头转身走出了山洞

三天前
荒川终于逮到了在自己地盘上撒野的妖物
荒川的地界从没出过任何差池 可自从数月前有一次下属的小神被炸 又时不时就出了类似的乱子 荒川也觉出这妖气可妖气时有时无  一直没个头绪
这天竟然亲自找上门来 被荒川反手就锁在水笼里 印上锁妖的符咒一时半会儿没有挣脱开
“等着 待会儿来收拾你”
荒川转身要走 里头的妖物急了
“我只问你一件事 你可知道 风神”
荒川停下脚步
“你知道他 是吧”
“你一个修行才过百年的小妖 怎会知道风神的名号”
“你认得他!告诉我他在哪儿 ”
“你且说出 在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号来”荒川靠近水笼
“我……”笼里的妖不做声
良久
“这笼子困不了我多久”妖淡淡道
“不过我也没想要逃走 我就是想找到这个人 而你 看样子应该认识他”
荒川正眼看向笼里的妖
“你告诉我 在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在这里惹的祸我都过往不究 ”
“无人说与我听”那只妖道
“这将近一百年来 每日我都会做一个梦 梦到一个弱小不堪的孩子 被封进木箱沉入海底 海水冷的彻骨却无力反抗 接着满是绝望和痛苦的死去  ” 妖在笼里扯着自己的衣襟似是喘不过气来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我自己还是什么人 每天每天 不管我变得多强大 这个梦一直在折磨我 在梦里我就好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 脑子里满是让人窒息的绝望和寒冷 还有风神这个名字”
妖看向荒川
-“所以我要找到他 一定要找到他……”
-“我带你去”